拓展“夜间经济”蓝海让城市能量多彩迸发

  在前不久提出“深夜食堂”概念的基础上,北京市在日前印发的《关于进一步繁荣夜间经济促进消费增长的措施》中展示了布局“夜京城”的基本思路,包括打造“夜京城”地标、升级“夜京城”商圈和培育“夜京城”生活圈,一个京味十足的皇城夜间经济轮廓浮出水面。而且作为国家的首都,北京在夜间经济的跑道上跃马扬鞭,有望带动全国各地许多城市在夜间经济的赛道上快马加鞭。

  “夜间经济”一词,是20世纪70年代英国为改善城市中心区夜晚空巢现象提出的经济学名词,一般是指从当日18∶00到次日6∶00城市以餐饮、购物、休闲、旅游、文化、健身等为主的各种消费活动。数据显示,夜间经济已经为伦敦创造了130万个工作岗位,可贡献660亿英镑的年度收入,并且仅伦敦一个城市的夜间经济就创造了英国全国总税收的6%。

  从最初餐饮和购物行业延长夜晚服务时间,到后来的酒吧、KTV、迪厅/舞厅和夜总会等多种业态推行以夜晚为主、白天为辅的营业方式,再到博物馆、展览馆、美术馆、音乐厅、影视厅、体育馆等纷纷开辟或伸长夜间活动区域,及至夜间观光、夜间旅游等综合性夜游产品的开发与涌现,国内城市夜间经济随着消费需求与层次的不断升级也完成了从1.0到2.0的晋升。对此,笔者可以用以下表述来勾勒目前夜间经济的全貌:美丽景观是夜间经济的标配,时尚生活是夜间经济的主题,文娱赛事是夜间经济的亮点,现代艺术是夜间经济的品质,高雅文化是夜间经济的灵魂,拉动消费是夜间经济的主脉。

  美国布朗大学教授戴维.威尔等三位经济学家最近依靠卫星记录下的中国夜间灯光亮度与铁路货运、耗电量等指标一起建立了一个经济模型,得出的结论是:“一个地区夜晚的灯光亮度和它的GDP成正比”。数据显示,在目前GDP排名靠前的国内城市中,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武汉、成都、苏州和杭州等城市正好是夜间经济活跃与繁荣的地区。商务部一份城市居民消费习惯调查报告显示,有60%的消费发生在夜间,大型商场每天晚上18~22时的销售额占比超过全天的一半。具体到部分城市来说,北京王府井每天有超过100万人的高峰客流是集中在夜晚,广州与深圳的夜间经济更是贡献了两市服务业营业额的二分之一,重庆与成都等城市甚至有2/3的餐饮营业额实现于夜晚,夜间经济已经成为拉动不少城市消费的重要引擎。

  其实夜间经济对于城市的能量释放并不仅发生在消费层面。一方面,夜间经济显示着一座城市的活力与朝气。中国旅游研究院的研究数据显示,80后、90后在夜间旅游消费中的占比分别达到40.0%和19.8%,如果扩展到整个夜间消费,年轻群体的消费占比至少达到了60%。表面上看,夜间经济的物理空间中穿梭着小资、雅痞、丁克、布波等“新新人类”,但其实他们代表的是时尚生活方式的兴起。正是如此,夜间经济异常火爆的阿姆斯特丹政府坚信,夜间经济可以吸引具有活力和创意的年轻人,增加城市创造力。另一方面,夜间经济也是试探一个城市包容力以及市场开放度的重要标尺。夜间经济与夜间旅游无缝对接与重叠,外地游客可与本地居民一起在夜赏、夜游、夜宴、夜娱、夜购等多种沉浸式夜间消费场景中体验与品鉴出所到城市的独特魅力与人文情怀,一座城市对外接纳力以及外部认可度的大小由此便可从中彰显出来,从而影响甚至决定着城市旅游等外向型产业发展的市场广度与延伸宽度。

  更为重要的意义还在于,夜间经济往往是一座城市历史底蕴与文化丰度的显示器。北京的三里屯、上海的新天地、南京的秦淮河、成都的春熙路、香港的兰桂坊,澳门的威尼斯人……这些地方的夜间繁华,已然成为了城市名片,也是一座城市的文化之窗。人们流连其中,感受到的是一座城市的深度内涵,触碰到的是一个城市的岁月脉动,历史的钩沉与文化的品味都在月色之下被豁然点亮与集中放大,城市的软实力由此得到淋漓尽致的释放。

  全面观察,夜间经济目前还处于蓝海拓展阶段。除了北京铆足劲地营造声势之外,上海、天津、杭州、青岛等全国数十个城市都纷纷摆起了擂台,而且很多地方推出的夜间经济项目也是瓜熟蒂落。如深圳在去年国庆节推出的“辉煌新时代”灯光秀吸引游客21.8万人次,且观赏区人流突破百万人次;西安市去年春节打造的“大唐不夜城”仅除夕之夜就招徕了35万游客的观赏。

  从全国来看,夜间经济同样存在“胡焕庸线”,东西差异明显,从哈尔滨—北京—成都—腾冲一线以东的北京与东南沿海地区夜间经济最为活跃,而且存在18:00左右的晚高峰和21:00-22:00的夜高峰双高峰,其中北上广深和部分珠三角及东部沿海城市佛莞厦为双高峰“不夜城”,武汉、福州、长沙等存在大的晚高峰与小而长的夜高峰;同时,中西部地区除了成都、重庆等少数城市外,其他城市夜间经济都极不活跃,而东北城市虽有晚高峰,但22:00后基本就是“无人之夜”。另外,虽然不少城市都出现了夜间经济的业态,但却未形成自身标签与特色,地区之间低端重复与业态趋同现象非常明显,同时部分城市的夜间经济载体仍不饱满与厚实。

  夜间经济的发展切忌散兵游勇与粗制滥造,而必须首先瞄准打造高起点与高质量的夜间经济集聚区与人流商圈两大物理载体。一方面,可以围绕重点街区与商贸聚集区进行延长晚间营业时间、构置与拓展夜间消费新空间以及开发夜晚消费新品的布局,在此基础上形成“夜间经济区”;另一方面,可在老城区、历史街区或者居民较少的独立区域,配置完备的夜间设施,并引入歌剧院、剧院、博物馆、美术馆、商业性画廊、电影院、酒吧、餐馆等业态,形成较为独立的商业生态;同时还可在大学城周边、城郊农家风情地开发餐饮娱乐、体育电竞、运动康养等项目,还可在河流、湖滨、海滨、运河等旅游地带引入水秀、主题光影秀、声光电大型演出等娱乐项目。通过打造示范街区与试验商区,最终架构出夜间经济集群。

  再者,夜间经济须防止千人一面与同质化,而必须以文化元素为导向赋予城市夜间经济的灵魂与内核。从伦敦酒吧文化到里昂宗教文化,再到北京皇城文化、广州茶文化、杭州评弹文化以及成都草堂文化,国内外夜间经济繁荣的城市无不是受益于特色文化的丰厚支撑。因此,夜间经济不等于兜售小吃和纪念品,也不应停留在城市夜景灯光的亮度与彩度上,同时更不是将白天街头游商小贩从位移到夜晚,而是要与城市历史文化进行深度融合。为此,各个城市要深度挖掘与凝聚自身的历史文化基因,通过有针对性导入国际化元素,并植入AR/VR、人工智能等创新科技,增强本土文化的渲染与表达,创建出极具城市个性的商业品牌与夜间经济标签。

  不得不强调的是,夜间经济还要提防外部不经济,注重遵循与推行活跃但有序、愉悦又健康的打开方式。食品安全、噪声扰民、灯光污染以及垃圾处理甚至吸毒、色情和斗殴是伴随着夜间经济必然或者可能出现的现象,对此显然不能粗暴地实施全面宵禁、关闭场所与严格限制,而必须采取疏堵结合和以疏为主的问题解决方式,在发动交通、消防、公安以及市场监管等各部门协同引导与联合治理的同时,有必要参考国外设立夜间工作委员会、夜间市长、夜间区长以及夜间CEO等职务的经验,发挥行业自律以及民间自治方面的作用,在平衡好夜间经济相关群体各自诉求的基础上谋求所有参与主体利益的最大公约数。

新闻投稿文章发布广告合作请联系邮箱:lpahxysys@hotmail.com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angyitou.com/xinwen/4412.html